万里河山盼君安

一将功成万骨枯

突然充满了绝望……刚回坑就劈头盖脸泼了一盆凉水,刚变成本命就触及我的底线,可真是厉害了。
安安心心喜欢我的国胖吧

我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混的圈子怎么就这么乱,一个晚上两个圈都有毒唯开撕,心累。

每到月末必出事,这都成了獒龙的定律了。
姑娘们想尔康答应紫薇一样答应我,不要刷图好吗?看着太闹心了。
善用举报功能,方便你我他。


上升蒸煮死全家。

我咋就这么想刘爸爸呢😭😭😭

感觉突然被洪季带回了坑
强强!热血!啊啊啊啊啊啊我炸裂的少女心!
庄医生不哭我来疼。
想想自己还没写完的坑。算了吧等我明年高考完再说。

【越苏】久别重逢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一发完)


知乎体注意。
可能ooc。
发誓是糖。
本来是三年之约的贺文,结果拖延到现在。
我定带你踏遍万里山河,买手机。

天墉城玉泱,朱砂累命
  谢邀 @是海东青不是芦花鸡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好的去闭关修炼准备渡劫还有时间刷某乎,但是我想,是时候把师尊和屠苏师叔的故事说出来了。
 

  师尊曾言,这一生最为幸运的事,不过就是等到屠苏师叔回家。

  八年前,我不过七岁,因为眉间有一点朱砂痣被村子里的人视为不详之人,适逢芙蕖师叔路过村庄,才将即将被处以火刑的我救下,带到天墉城。
  在天墉城的前三天,便听人说过,如今掌教陵越真人执印一年,却仍未立执剑长老,实则是为了等一个人,而我却一直没有听见这个人的名字,似乎这人的名字已成了天墉的一个禁忌。那人还说,这位被掌教选定的执剑长老,与掌教真人师出同门,不过曾经与前任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于天墉城一战,被逐出师门。
  可没等我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芙蕖师叔便带着我去拜见掌教真人。
  在众弟子口中,师尊是一为成熟稳重,不苟言笑之人,所以我在见到师尊之前,从没想过他是一个这般年轻的男子,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却又俊朗温润。
  我记得最为清晰的是,师尊看见我的第一眼便怔住,紧接着极为震惊的看向芙蕖师叔。
  “芙蕖,这……”
  我拜入师尊门下八年,师尊向来处变不惊,沉稳淡泊,除了屠苏师叔回来,这恐怕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他如此情绪流露。
  “掌教师兄,你看他……长的像不像小时候的屠苏。”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屠苏师叔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师尊有一个与我长相及其相似的师弟,甚至,都有一点朱砂痣。
  而有一次我听见陵川师叔私下说,掌教真人素来无心收徒,只是因为我长得像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这个名字一直萦绕在我心里,直到一次师尊的胞弟来访,两人对月饮酒,才再一次提到了他。
  师尊酒量浅,薄饮尚可,但这样的量是一定会醉的。
  我怕师尊醉酒身体不适无人服侍,便不敢睡,留在房内侍候。
  那时师尊还没有同屠苏师叔一起搬入玄古居,尚在掌教真人居住之所,大殿冷清,又是月圆之夜,我突然知道,师尊一人坐拥天墉百山,是何等孤寂。
  可师尊突然转醒,隔着床幔,看向我,突然念了一句,“屠苏……”
  似悲叹,似泣诉,似眷恋。
  我一惊,“师尊,弟子玉泱。”
  师尊沉默了半晌,浅浅的笑了笑,对我说道,“回去休息吧。”
  我闻言退下,关上房门的时候看见师尊身着苍白的里衣站在窗口,映着苍白的月光,面容也苍白了起来。
  我时常觉得,文字或许太过苍白,根本无法将师尊身上的悲凉表现出十之一成。
  我总是期盼执剑长老早日回来,好解除师尊的一段心结。
  之后我问过师尊,“执剑长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
  那时我尚幼,不懂得这句话的深意,但我已能想象,这样的人,有着怎样的英姿。
  师尊日日夜夜都在等他回来,白日站在天墉城门远眺,天墉城长阶两侧也有师尊用灵力点亮的灯笼。
   这些,只为了等一人回家。
 

  屠苏师叔归来,是我到天墉两年后。
  那是盛夏,天墉位于昆仑山上,依然和煦如春。
  早课之时后山禁地异动,师尊亲手补下的结界有人闯入,我随师尊来到后山时,发现一翩然少年在桃花下舞剑,落英缤纷,皆随着那少年的剑气飞舞。
  当真是应了那句“振袖拂苍云,藏剑出白雪。”
  那少年回首望向我同师尊时,我才从这场震惊中走出来,陷入到另一场极端的震惊之中。
  我竟与那少年八成相似,连朱砂痣都不差分毫。
  我看向师尊,师尊竟已经泪流满面。
  我已然猜出来这位少年便是执剑长老,便去通知芙蕖师叔。
  谁知向来稳重成熟的师叔已然泣不成声。
  在这个我并不了解的世界里,或许发生了太多太多悲伤的事情,不过就像师尊所说:
  “回家就好。”
  芙蕖师叔不愿打扰师尊与屠苏师叔,所以我直到傍晚才回到师尊住处,却被陵川师叔告知,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等待我到后山玄古居用晚膳。
  原来这后山禁地,竟是屠苏师叔的住处。
  我到玄古居之时,师叔正捧着一碗鸡丝粥,因为烫,只得小口小口地吃。
  我刚到天墉城的时候大病一场,高烧不退,汤药丹药接连喝下去,师尊为我用灵力调养,折腾了半个月才渐渐好转。
  我心怀愧疚,芙蕖师叔却摸着我的头说,“你师尊如何待你,都是心甘情愿的。”
  说完,便侧过头去,红了眼圈。
  大概又是与屠苏师叔有关吧。
  我出了神,屠苏师叔却走到了我眼前,摸了摸我的头发,道,“师兄,谢谢你。”
  “你我二人,何须言谢。”

  接连几天,天墉城总是有人来访。
  幽都灵女风晴雪,幽都祭司风广陌,琴川最大家族家主方兰生和身怀有孕方夫人,甚至连青丘女帝襄铃都遣来信使,言青丘政务纷乱,她又濒临分娩,着实不能离开,希望屠苏哥哥安好,自己得空一定要来看望。
  可师尊与几位一一见过又安顿好他们之后,便带着我一同见师祖请安。
  却未曾想,师祖已经站在门前等候。
  屠苏师叔霎那间便红了眼眶,跪于师祖面前。
  师祖是仙人,向来淡泊世俗,喜怒不形于色,不染红尘情感,哪怕当年初见我,也没有向师尊般失了魂,而是扶起跪在地上的我抚过我尚未束起的头发,轻叹一口气,“当真痴儿。”
  可能师尊是知道,我的星蕴并非重明鸟,长的再像,也只是一个精神寄托。
  当屠苏师叔真的归来之时,师祖也是那般摸了摸师叔未束起披散在肩上的长发,“回来就好。”
  我看见了师尊颤抖的手指和微红的眼眶。
  师尊站在一旁,有眼泪滑落。
  我想,或许师叔失了三年之约,却在第二个三年结束时归来,也是另一种守约的方式吧。
  六年,在仙家成千上万年的生命中或许只是短短一瞬,可若真心在等待一人,无论多久,每一秒的思念都足以令人肝肠寸断,只一瞬,仿若一生。
  或许,师尊和师叔就是这样的吧。

=============================更(hua feng)新(tu bian)的分割线===========================

  没想到许多人看到了这个回答,谢谢你们的赞。
  有人回复说我讲的都是他们以前的故事,问他们现在如何了。
  如何了?呵呵。
  天墉城众弟子均身着白紫衣衫,发髻高束,统一佩剑。然而师叔早年下山游历之时,多长发披肩,一袭暗红衣衫,如今回到天墉城也多半如此,哪怕是接任执剑长老之后除非亲上早课从不束发,哪怕是束发也是由放着好好的掌教居所不住偏偏跑到后山玄古居的师尊代劳。
  直到后来我偶然见到师叔伏案而眠,被师尊柔声唤起时抬首间睡眼朦胧,长发从肩上滑落到脸侧的模样,瞬间理解了为何师尊师尊喜欢师叔不束发的模样。
  师叔是焚寂剑灵,因为在寒冰之中封印多年,不免畏冷,就算有灵力也是徒劳。于是,天墉城后山玄古居竟有了据说是皇城之中帝王帝后宫殿中才有资格铺设的地龙。
  每逢冬日我去给师叔请安,没有早课的师叔定披散着头发,一袭红衣,光着脚踩在温暖的地上,喝着师尊熬的鸡丝粥。
  前几年师叔心疼我年幼,天寒地冻的时候总把我带到玄古居一同居住,师尊虽然不说什么,但只要天气回暖,师尊便用着修行之人应当锻炼筋骨将我赶回我的卧房,顺便带上大量的课业。
  或许我如今不满弱冠之年便在同辈中少有敌手的原因。正在于此吧。
  我师尊,大概就是严于律己,严以待人,宽以待师叔的典范了。

  前年师尊羽化登仙,九重天雷滚滚,搅得天地失色,谁知最后一道雷——也就是天劫尚未劈下,便见到本应护法的师叔立于乌云之下,手持焚寂,直指苍穹,衣袂翻飞猎猎作响——
“古人有骂天三声引得天雷之说,如今我百里屠苏也要骂天三声——
  “第一骂,我骂你天道无能,不识天下百姓疾苦,民不聊生竟坐视不理!
  “第二骂,我骂你天道无德,颐气妄为带来无数灾祸祸及苍生竟要他人承担!
  “第三骂,我骂你天道无情,多少人妻离子散阴阳两隔只因你一念之差。如此无能无德无情,您怎配为天!
  “陵越修行已满,只因为我魂魄重铸逆天改命而将此天劫落在陵越身上,当真公平!这情劫本是我的,就落在我身上,何苦难为师兄!”
  那玄雷竟当真直冲着师叔奔去。
  师尊却在一刹那将师叔拥在怀里。
  两人乌发激昂,在不能目视的强光里相视而笑,可能是因为,他们抱住的,是彼此的一生。
 
  师尊师叔修养好后,下山来到尘世,又去了乌蒙灵谷,举办了一场俗事婚礼。
  那日,两人穿着大红色的喜服,三拜之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师叔问道,“我曾说过,如果有朝一日我真能除去煞气——”
  “我便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你问他们现在?
  两人同行,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end——

卧槽啊闹够了没有,这帮理直气壮的说獒龙粉素质低下的自己素质就好了嘛?上天吧!
凭什么智障的事情要别人来背锅啊?这种人你不去手撕他们原地爆炸在这里叭叭叭叭什么呢?!獒龙粉不好过黑蒸煮的人就少了是吧!
妈的谁维护那个智障了自己站出来认错凭什么我们一帮人替你受罪?!
一个月一出事他妈的是不是有毒啊。

对不起没忍住爆粗了。

喜欢你们已经三年了啊。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屠苏,该回家了。

这时候还在圈里的姑娘能给我扣个+1不?想知道这样折腾下来还剩下多少人了。
我爱我们的英雄嗷❤️❤️❤️

首先,龙队这条微博我是不信的。
他并没有参加澳公,为啥发微博,这次退赛和他没关系。
而且谁不知道龙队发博都是向来三个表情连用的……
但是我不想过度解读。
我相信他们都好好的。